豫农网,vessel一个专注河南养殖和种植的农业信息综合网站!主要包含农业养殖技术、农业种植技术和河南农业特色产品等相关信息。学习养殖和种植技术,一切尽在豫农网!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商务资讯 > 正文

男朋友怕我跟他吃苦要分手(穷男友不想我吃苦提分手)

摘自:   时间:2021-11-27 16:53:51    浏览:    
楔子
宁舒27岁了,一个有点尴尬,还总被催婚的年纪,很多人问她,为什么还不结婚,还有很多人告诉她,年纪大了,生孩子不容易恢复……
每当到了这种时候,她总想大声嘶喊,告诉他们,知道,知道,她都知道,可是那个能让她怦然心动,每时每刻都想过一辈子的人离开了她了啊。
“亲爱的,难道你准备就这么糟蹋自己的盛世美颜吗?”易敏攥着她的下巴转向墙边的大水银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宁舒看到大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有易敏说的所谓的盛世美颜,就是一张脸上的神情太过平淡麻木了些,就连潋滟的桃花眼,都好似退了几分撩人的魅力,整个人就像是一朵即将迈过花期的娇艳桃花,虽娇艳,却也透着萎靡。
又听她说:“真的,这次,我给你介绍的这个你一定得去见见,你不是喜欢有个性的男人吗,这个就是啊。”
宁舒无端觉得好笑,易敏给她介绍的,肯定是和她年纪相仿的,到了这年纪了,还讲究个性的男人,那得是有多“二”啊。
她明白,易敏自己的感情一帆风顺,甜甜蜜蜜,便也总想着要拉作为好友的自己一把,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她不是喜欢那种有个性的男生,而是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年少的时候,刚好总是很有个性的样子。
宁舒以前听过“见过了那朵最美人家烟火,其他的再美终是不及他”这句话,当时总觉得有些不以为然,而现在……当真是打脸。
赵明冉走后,她的生活,好像就成了一潭死水,每天都是平淡地过,世界是安静的,她也是安静的,不哭不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可静下来后,那种平淡常常会让她觉得害怕,可之后却又心安理得地继续。
“赵明冉回来了。”
刚准备再接再厉继续说服宁舒去相亲的易敏,冷不丁地就听到了这句话。
睡梦中,宁舒从凌晨两点的旧日绮梦里挣脱出来,梦里,赵明冉因为她偷吃冰淇淋而气急败坏地吼她,而现实里,她腹痛难忍。
宁舒不知道是因为知道赵明冉回来了,还是因为不舒服的原因,竟然就这么梦到了往日的旧事。
她一向有这个毛病,和赵明冉在一起后,他管她的饮食管得很严格,一直到他离开后,就没人再时时刻刻地注意着她,管着她了。
梦里的赵明冉吼她的话犹在耳旁,可现实里,她不得不面对只有自己的现实,起床收拾了下自己,又给自己煮了杯红糖姜茶。
重新窝回被窝里,明明很困倦,可就是睡不着了。
易敏总说她“记着一个早不知道变成什么样的人”,其实不是,她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那天在公司里的匆匆一瞥让她知道,他变得更好了,变得比以前更高大英俊,也更结实了,以前他太高,可是体重总也跟不上,看着跟竹竿似的,现在不了,现在他已经长成了一座可靠的山,只是……
只是,已经不是她的靠山了!
那时候,他是自己诸多追求者里最狂热的那个,在一起后,他是最宠自己的那个,可是,分手的时候,他也是最决绝的那个。
有多决绝?
决绝到宁舒都不忍去想他说的那几个字,也不忍去回想那天他离开时的背影。
临睡前,宁舒迷迷糊糊地想,天亮后,她可以给自己找个好借口了吧,哪怕,这些年来,连每个月的疼痛都被她的颓废给麻木了,却不妨碍她这次想任性地给自己找个借口,休息一下,也,逃开那个想见又觉得不必要再见的人。
原本天亮后,她是该陪着公司的副总去见一个合作方老总的,那位合作方老总姓赵,赵明冉的赵。
听说出席的人里原本是没她的,是后来给添上的,她还听说是赵明冉要求的,以至于他们副总跑来问她是不是和这位“赵总”有什么别的关系。
她听了觉得有点好笑,能有什么特殊关系,真硬要扯个关系的话,就只剩下个“无缘前女友”的位置留给她了。
宁舒睡了一觉,早上再起来的时候,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已经不明显了,只是难得偷个懒,她也由着自己在床上躺了半天,到了下午一点了,才想起该吃饭了。
她每个月的这几天胃口都不是很好,小区附近的那家粥店就成了她经常造访之处,可看着眼前的这人,她今天能不能去成变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原本应该在高档餐厅里就餐的男人此时正蹲在自己单元楼前的花坛上,看到自己后,才站直了身子,一身衬衫笔挺,西装外套被他脱下来挎在臂弯里,眉眼锋利,含有一丝历经风霜后的残留痕迹,宁舒视线滑下,触及他手上拎着的东西后,眸子里有那么一丝触动,又转瞬回归平静。
他是来找自己的。
她心里很肯定,但是,不大愿意承认。淡淡看了他一眼,转身准备再回楼上,想想又不对,干嘛因为他,就亏待了自己的肚子,想着又奔着原来的目的地迈开步子。
她是想装不认识,但赵明冉很明显地并不乐意就这么放她走,他大费周章地推了饭局,又问了她的住址,并不是为了来目送她的背影的。
“宁舒。”
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错辨的无奈夹杂其中,眉头蹙着,像极了以前要批评她的前奏,不过这也成功让原本准备硬着心肠路过的宁舒很没出息地站住了。
赵明冉看着她回身来看自己的眼神,眉头蹙得更紧,紧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宁舒极力克制内心的不平静,而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呈现出来的也满是平静无波,面色也是淡淡的,看向他的时候,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他生生地就从她的眼里读出了“我爱你,你是宝,我不爱你了,你就是草”的意思。
不由得赵明冉不苦笑连连,可谁让自己自作自受呢!
一听到她身体不舒服,他脑子里首先想到的就是她每个月忍着疼痛,哭得可怜兮兮的小样子,不管不顾地推了饭局,买了东西就跑来了。可到了之后,又在楼下踌躇了许久,自己还没上楼,反倒是把她等下来了。
“赵总有何贵干?”
宁舒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不想再在他面前露怯,那会让她觉得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我……来还债的。”赵明冉原本想说,听见她生病不放心就跑来了,可到嘴的话鬼使神差地就成了这么意味不明的一句。
听到这句,宁舒抬眼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眼里的冷意反而没有那么浓烈了。
是了,他可不是还欠着自己债吗?
“嗯,3000块,留下钱,赵总就可以走人了。”
宁舒一副公事公办,我是债主的语气,话里话外又都是极力撇清关系的意思,赵明冉听得心里犯堵。

豫农网

一个专注河南养殖和种植的农业信息综合网站!主要包含农业养殖技术、农业种植技术和河南农业特色产品等相关信息。关注河南农业信息,学习养殖和种植技术,一切尽在豫农网!

参与我们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